城市交通问题,成为2018全国两会江苏代表团代表们关切的问题。如何能让百姓换乘交通工具时不再提着“大包小包”受折腾?百姓想去省内目的地城市,如何能快捷达到?宁芜铁路外迁的最近进展?昨日下午,多位在苏的全国人大代表解答了群众关注的问题。

  南京站南北广场通道今年建成

  自从中央门汽车站迁到小红山之后,很多换乘的旅客抱怨,没有直接通道,要拎着大包小包走很远。对于南京站南北广场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南京铁路办事处主任吴向东介绍说,地质勘探已经结束,工程进展很快,年内建好。

  中央门汽车站整体搬迁至小红山客运站,是靠着火车站就近建设汽车站,按照陆永泉代表的话说,“虽然算是综合客运枢纽,但由于不是立体化换乘,所以大家还是觉得不方便,要拎着大包小包绕很远。”

  据了解,如果乘坐地铁前往南京站或者是小红山汽车站,走地下通道可以互通的,但如果不是乘地铁,市民在火车站和汽车站间就无法便捷换乘,需要出站绕行一段不远的距离才行。广大旅客的换乘难题何时才能解决?吴向东代表表示,接连南北站房的通道地质勘探工作已经结束。“在火车站的东侧,从车站外面建设一个地下通道,穿过车站里面的铁路线。目前是南京市政部门牵头在做,铁路部门配合,工程进展很快,年内能够建成。建成之后,南北广场之间只需要几分钟的路程,将解决旅客的换乘难问题。”

  苏中苏北最快明年通高铁

  苏中苏北人民最为关心的铁路建设,吴向东代表也做了全面的回应。他告诉记者,最快明年底最迟后年初,期盼了多年的苏中苏北的群众,可以坐上动车出行。

  吴向东代表介绍说,江苏的铁路建设正处于“补短板、优枢纽”的阶段,而补短板就是苏中苏北的铁路建设问题。“通过未来两年的建设,2019年底2020年初,苏北苏中的铁路建设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目前苏中苏北一共有9条线路、两座大桥正在紧张建设当中,建成之后苏中苏北到苏南,到上海的瓶颈将打通。”吴向东代表说。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陆永泉则介绍了江苏全省的情况。他说,目前我省在建铁路共有10条、共计1430公里。今年将建成5个项目共计355公里。“今年,我们在年初已开工建设盐通铁路的基础上,确保年内开工建设苏南沿江铁路;配合中铁总公司等做好沪苏湖铁路、通苏嘉铁路、沪通铁路二期这3条铁路前期工作,这些工程都将争取早日开工建设。”他说。

  预计到2020年,全省铁路总里程将达到4000公里以上,其中快速铁路、高速铁路接近3000公里。届时,县级以上节点城市的快速铁路覆盖率达到80%左右,基本建成以轨道交通为支撑的“两小时江苏”,让人民群众出行更加便捷舒适。

  南京地铁今年投资预计达196亿元

  “今年的两场大雪,在路面交通出现问题的时候,城市轨道交通担负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这些便捷是百姓能明显感受到的。”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地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副书记,南京地铁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佘才高表示。

  今年将注重综合交通体系建设之间的协同效应,以此提高交通运输体系的效率。南京通过高铁、公路、空港将大量人流聚集到省会南京,就需要更有效率的城市交通运输体系。对宁镇扬一体化以及南京覆盖马鞍山、合肥等周边地区带来了积极作用。

  佘才高代表认为,轨道交通是解决特大城市交通问题的一把金钥匙,今年预计投资将达到196亿元,与去年大体相当。“建设会按实际出发,可能还会略多一些。”佘才高代表说,像今年的两场大雪,特别是第二场雪,地铁承担了单日约348万人的最大客流,将市民快速地运输到城市的每个角落。据介绍,南京和上海,获首批“国家公交都市建设示范城市”称号,这也说明了城市交通之间协同的效率正随着交通网的布局以及不同交通运输方式的融合,使百姓的出行越来越便捷。

  宁芜铁路外迁方案不变

  作为一条将南京主城一分为二的客货混行线路,有关宁芜铁路外迁的消息可以说时不时都会冒出点,但每次都是只听雷声响不见雨下来。由于该线路和主城多条主次干道相接,形成的平交路口安全隐患大不说,城市空间的隔离让片区的整体规划也无法进行。另一方面,随着近年来围绕莲花湖体育公园打造的商业体及居住小区越来越成熟,每天摆渡式往返主城和板桥新城的居民也越来越多,受制于片区公共交通配套尚缺乏,板桥片区居民出行难的呼吁已有多年,只有宁芜铁路外迁完成方能将8号线建设提上议事日程。

  采访中,吴向东告诉记者,尽管围绕宁芜铁路的绕行方案前后经历多个版本,涉及的各方也有着多重考虑,不过目前的最新思路还是按最初的方案来落实,即沿绕城高速外绕。一方面是因为南京南站已经建好,而且相关的通道在当初就已经预留,这就决定宁芜线外绕肯定要从南京南站下面穿过去。同时,这种方案对于城市的外延发展不利影响也最小。当记者询问此前传出宁芜铁路外绕搬迁方案已经上报国家铁总待批,一旦批复将尽快开工的说法,吴向东回应目前暂无时间表。“首先要立项方案认可,至于后面涉及的投资、建设等程序同样很复杂,今年是否来得及还不好说。”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仲永 黄阳阳 陈彦